六吋





今天,我的六年。
在遊戲業的六年。

遞出辭呈,離開公司。

你好,謝謝。
再見。

「你獻出了六吋時和分,可有換到六吋金?」




12345

the-dreams-we-have-as-children

(圖片來源:potq.cl)

標題壞掉了?沒壞,就是 12345。

從 2004 年 4 月踏入遊戲業界開始,到現在 2009 年 4 月為止,已經滿 5 年整了。說起來就像是算算數一樣,用完一隻手的五根指頭 12345 剛剛好,但卻又不是像算算數一樣簡單的 12345。

五年,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有人說,在一個行業裡持續工作滿五年的時間,表示你正式從菜鳥的行列中畢業了,雖然還稱不上是功力深厚的老手,但至少也是個具有一定裝備等級的「中手」。最近這段時間以來,幾次試著動筆想為自己的五年下些註解,卻不知從何開始。回首來時路,在這五年的光陰裡,雖然經歷過大大中中小小數個不同的遊戲專案,但竟沒半個能夠稍微拿來說嘴,或者能夠引以為傲的遊戲作品,想來真是有些令人沮喪。

所以我害怕,也不害怕。

Continue reading

1980,我們的寂寞星球與孤獨世代

starry-night1980 年前後出生的我們,誕生在一個荒誕而奇異的年代。

1980 往前,是經歷過經濟起飛時期的父母長輩;1980 向後,是成長於物質與資訊不虞匱乏時期的年輕後輩。1980 是民國 69 年,正好處於六年級生後段班與七年級生前段班交界點的位置。屬於 1980 年代這一掛的我們,現在還不是社會上的中堅份子,但也不是媒體形塑出來的爛草莓族。我們所站的位置,似乎有那麼一點特別。

在上一代長輩的眼裡,我們被視為過度早熟的孩子,不論是知識、資訊或者自我意識,所有的事物都接觸得太早也來得太快;事實上,我們都是晚熟的大孩子。大學的錄取率逐年攀高,新鮮人的起薪停滯不前,工作機會越來越少,在畢業幾乎等同於失業的狀況下,不論是有意或者意料之外的延畢,再加上就讀研究所的時間,都拉長了校園生活的時期,也延後了正式踏入社會上班工作的年齡。由於比較晚踏入社會的緣故,所以在心理狀態上,自然呈現出與實際年齡不成正比的晚熟程度。

(圖片來源:www.postershop.com)

Continue reading

非玩不可的線上遊戲:《重返國軍部隊 Online》

我回來了。

如標題所示,我這幾天剛從一款耐玩度與真實性媲美《重返德軍總部》的線上遊戲登出,總算能夠重新回到原有的工作崗位之上。之前不久才在「INs & OUTs」這篇裡提到要適度地放空自己、拔掉網路線到戶外走走,沒想到還真的一語成讖。於是就在上週事先毫無所知的情況下,我重新登入了國軍伺服器,參加國防部所舉辦的教育召集

為什麼說是毫無所知?因為自己眼殘的緣故,將召集令通知單上所寫的時間日期看錯,非常糟糕地把為期六天的教召誤認為一天的點召。結果直到坐上軍車前往營區的路上,才猛然發現了這個殘酷的事實。所以,我就在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與行李準備的狀況下重返國軍部隊,準備再次重新體驗為期六天的軍人生活。

Continue reading

INs & OUTs

生活中的多數時刻,我們都不停地在 InputOutput 某些事物。

身為學生的時候,每天從早上到下午整整八堂課,來回穿梭於老師、課本與筆記之間,不斷地往腦袋裡輸入知識。而當我們出了社會、開始工作以後,經歷過了前幾年邊學邊做的菜鳥時期,就需要開始全力以赴,像是機械般不斷地輸出自己的專長、知識以及智慧的結晶。

對於學生來說,每日不停地接受新知的洗禮,需要發揮海綿般的吸收力,盡可能地學習各種知識。然而,只有 Input 的腦袋,就像是讀了藏經閣中的許多武林密笈以後,卻只有在腦海中演練招式一樣無用武之地。所以在學校的課程裡,往往會有許多的作業、考試與上機實作,測試學生們是否確確實實地消化了課堂上所傳授的知識,並且能夠依照自己的意思揮灑自如。

Continue reading

四年

工作滿四年整了。

同時,也是在遊戲業界工作滿四年整。

四年的意義是什麼?四年,可以使一個大學新鮮人,成為一個擁有專業知識技能的學士;四年,可以從研究所畢業兩次,拿到雙學位的碩士學歷;四年,也可以使一個男孩成長為真正的男人。

Continue reading

啪打啪打啪打碰!

Patapon再次在機緣巧合之下,向好心人借到了一台 PSP 與 Patapon 這個創新有趣的遊戲,結果就是讓我這幾天一直沈浸在這些大眼 Pon 與啪打啪打的節奏聲中。Patapon 結合了音樂節奏即時戰略的新穎玩法,再加上極具獨特性的美術風格以及豐富活潑的音效,使這個遊戲呈現出很強的吸引力以及感染力。

不過如果要挑出一些小缺點,應該是其中的某些細節部分做得不夠仔細吧。很希望能夠一關接著一關的玩下去,但還是免不了需要進行所謂的練功程序;而在練功的情況下,為了達到 FEVER 的狀態,需要一直重複著相同的按鈕步驟,時間久了就會覺得有點厭倦。另外像是使用材料產生士兵的地方,介面上沒有明確提示出合成材料是可以更換的選項,結果就是我把得來不易的「響聲」全都拿去製造最初階的兵種了,直到打 Boss 不夠力時才發現原來可以生產更強的部隊。還有在某個需要祈雨的關卡,我因為把 PON 按鈕誤認為 DON 按鈕(別懷疑,在連玩 N 小時的情況之下,真的很容易眼殘誤認!XD),因而卡在同一個地方一個多小時以上。 Orz

這個遊戲很奇妙地非常合我的 Tone。我特別喜歡這樣畫面簡單、元素創新、風格出眾的遊戲類型。在進行遊戲的過程中,需要維持相當高的專注力以及聽注力,想要一心兩用的一面看棒球、一面按按鈕練功,完全就是沒辦法同時兼顧的兩件事。要命的是,現在我自己在走路、騎車或是思考問題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啪打啪打啪打碰了起來,這些可愛大眼 Pon 的影響力真的是太恐怖了啊啊啊啊~ XD

在這篇簡短的訪談文章裡,提到 Patapon 是一個先有了美術成果,而後才想出遊戲設計與玩法元素的奇妙遊戲作品。遊戲原畫師 Rolito(他的網站部落格)是一位現年 35 歲的法國人,這是他所參與的第一個遊戲專案,而 Patapon 的原型是早在 2002 年時就已經創造出來的角色。由他所創造出來的角色原型,帶給 Patapon 的遊戲製作人「節奏擊鼓」、「史詩戰鬥」與「偉大探險」的強烈印象,最後開發出來的成果,就是呈現出這樣一款前所未見的有趣遊戲。

「Art as gameplay?」
「Yes.」
「Art as gameplay!」

或許未來,我們會見到越來越多這樣獨特有趣的遊戲呢。

另外,為了進一步學習與測試 NDS 平台上的程式設計,終於去買了傳說中很貴的謎樣備份卡。看到自己所寫的程式,能夠在真正的 NDS 主機上順利執行無誤,還真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哪!:D

小確幸

所謂的小確幸是指:雖然小,但很確實的幸福。

在平常的生活中有三大樂事:

  • 閱讀經典好書,或是看到精彩的好文章。
  • 著手進行具有挑戰性的任務,或是有新的有趣知識可以學習。
  • 靈感與想法很多很想寫出來,文思泉湧寫個不停。

趁著過年難得的幾天連假,回家好好地休息了一週,同時也帶了兩本剛買沒多久的書回去看,分別是:《重構:改善既有程式的設計》《C++ 設計新思維》

每次看到好書總會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油然而生:其一是興奮與開心的感覺;其二則是懊悔的感覺,懊悔自己怎麼沒能早點讀到這些經典好書!

雖然之前已有涉獵部分相關的知識,但是親身閱讀這兩本書仍然覺得十分震撼《重構:改善既有程式的設計》內容條理分明,不論是說理或舉例都非常通順流暢且有趣,一讀就停不下來。而 《C++ 設計新思維》的內容就困難許多,常常讀到嘖嘖稱奇、讚嘆不已,然後就卡住搞不懂,需要重新仔細地思考整個架構脈絡;目前為止,我也還未能完全瞭解書中所有的主題與技術。現在正在構思如何將這些知識與技術,運用到與遊戲相關的程式設計與流程開發中,腦袋轉呀轉地想個不停。

然後,在工作上,要開始進行有挑戰性的任務,並且開始學習很有趣的新知識!一想起來就會覺得雀躍不已啊~嘿嘿嘿,過陣子再來分享具體一點的心得。最後,最近腦袋裡的各種想法,也在爭先恐後地舉手喊有,我會盡可能把它們一一抓住,然後具象化出來變成文字寫成文章與大家分享。

那麼,就請拭目以待囉~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