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心得】硬地必須學會愛上行銷

「誰他媽的有空閒去做那些事?」

那些在獨立遊戲開發者間常見的抱怨,正是使用社群媒體––Twitter、Facebook、Google+、Tumblr 等等––為他們的遊戲獲得曝光這件極為耗費時間的事情。這種挫敗感的根源在於:「我正在做這些,是因為我想要做遊戲,為什麼我非得去做那些超級無敵耗費時間、又不是在做遊戲的事情?讓我把時間花在做遊戲上!」

而開發者們的怒氣,往往歸咎於 Steam、App Store 與 Google Play。彷彿如果 Valve、Apple 和 Google 可以把他們該做的工作做好––修好他媽的「可被探索性」(Discoverability),開發者們就能專心致力於打造優秀遊戲,而不用去攪和什麼鬼市場行銷的爛泥巴了。

「修復可被探索性」,是個值得玩味的詞。它涵蓋了現今許多遊戲開發者文章的基礎論點:意指目前的「可被探索性」處於「壞掉的狀態」,必須要有某人來修理它、搞定這件事。這個信仰,廣泛流傳於許多硬地與百萬富翁之間。

Rob Pardo,那位接近傳奇的遊戲界大神,如神諭般地提出警告:「如果這些平台擁有者不搞定這個問題的話,終將會有人踩進來修理它,並且把他們的午餐搶走。」他認為「修復可被探索性」是必然會發生之事,因為它已經壞掉了,而修好它將會帶來破壞性的優勢。

我了解這種感受從何而來。在無邊廣闊的「內容海洋」中,即使你只是想找出其中最精美優良的遊戲、書籍、歌曲或其他創作物,幾乎是他媽的不可能。所有的東西都淹溺於泥沼之中。這些作品想向上浮起、冒出頭來,變成巨大的成功,機率等同於中樂透頭獎。

當現實如此可怖時,想當然爾,必定會有人跳出來搞定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不是嗎?

或許是。或許現在就像是「Google 大神降臨前的網際網路」。或許將會有個「新谷哥」(或原谷哥做了某些極度聰明的事),終於搞懂如何讓我們找出那些優秀的遊戲、書籍與歌曲。這是許多開發者傾向於擁抱的教條式信仰––一個乾淨、簡潔的工程解決方案,一個演算法救世主,來修復我們身處其中的一團混亂。

或許不是。或許真相來得更尖銳些:雖然「可被探索性」很糟,但它並不是真的壞掉了。

聽起來很驚悚,因為這是個全新的現實。有太多太多東西在那兒。現實很驚悚,因為高牆已經倒下,而那些看門者亦已搖搖欲墜,於是任何人都能創造遊戲或撰寫書籍。現實很驚悚,因為沒有一部機器或一個演算法,能告訴你「嘿!這是一款好遊戲,這是一本好書!」。

在任何機器能夠運用絕頂聰明的演算法,把你的作品從內容海洋中挑選出來推薦給別人之前,最基礎的底線,你的作品至少需要被一些真正的人類所發現、喜愛與推薦才行。而這點就是絕大數遊戲與書籍難以跨越的第一道障礙。

我個人對於後者觀點的信仰,勝過我對於前者觀點的渴望。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那些不做或無法找時間去做所有那些煩人事務––所有他媽的非關做遊戲事務––的開發者,無異於正在將他們的遊戲送上斷頭台。

聽著,所謂的獨立遊戲開發者,大多數是那些把發行商踢出門外,換了門鎖,在客廳以最大音量播放 Diana Ross 的《I Will Survive》一邊跳舞的傢伙。喔!天公伯!這感覺真天殺的爽呆了!

看門者的殞落,數位傳播的興起,Unitiy 與 Unreal 的大門敞開,給了開發者取回所有事物控制權的能力,包括遊戲製作的整個程序。開發者無須要求任何人的允許,或任何人的回覆才能開始製作遊戲。這很棒。它讓過去五年到未來十年的遊戲開發榮景得以實現。然而,這並非全然「無上的自由」,而也包含了「無上的責任」。

發行商並不只是寄生蟲,雖然他們偶爾會超線越界,但他們仍在做事,一些重要的事。如果你是個獨立開發者,而且你想要以此過活的話,當你從發行商手中奪回自由之時,等同於你已經宣告了放棄這麼說的權利:「我只做遊戲!我不想做其他所有無聊的事情!」

其中最無聊的事?「行銷」。噢,抱歉,這對某些人來說是個髒字。

多數發行商花費在行銷遊戲上的預算,比花費在開發遊戲上的預算還要來得更多。這事實嚇壞了開發者們,但這也是完全理性與合乎邏輯的計算。無論你花費多少資源製作遊戲,如果它無聲無息地沈沒到死寂之地的話,你的一切投入就全都損失了。

你完成了你的偉大之作,也許它真的十分了得,且身為開發者,你覺得你的工作已經做完了,現在你只想把它推上市並看著它成功。然而,如果你真的戴著兩頂帽子––你的「開發者帽」和另外那頂「從發行商頭上搶來的」––你該清楚知道,你的工作在這個階段,甚至連一半都仍未完成。

行銷通常會佔去發行商超過一半的預算,而我並不是說行銷應該佔去開發者一半之多的時間,但那些有時間做行銷的開發者,我希望你們的答案是肯定的。

這並不是說社群媒體是「可被探索性」的完美解答,事實上「可被探索性」還是爛透了。也許它會一直爛下去,也許不會,但現況就是爛透了。身為獨立遊戲開發者,你大概不會有又肥又美的行銷預算,得以使你的遊戲突破其他噪音。

你真正擁有的,是你的才能,是你的真實性,是一條直通世界各地遊戲粉絲的線路,並藉由各種社交工具幫助你在這個世界現身。除非你有錢到靠爸,否則時間大概是你唯一擁有的資產,所有其他的東西,只是做為將你的時間投射於這個世界的工具。

善用這些工具,並且找出你的時間。當所有人都陷在「可被探索性」的泥沼中時,只有那些奮力踢水的人,才有機會浮出水平面。

 

作者:Rob Fahey

原文出處:Indies must learn to love marketing

※ ※ ※ ※ ※ ※ ※ ※ ※ ※

以上是很久沒做的微翻譯。請注意,此篇並不是全文翻譯,欲知本文全部細節,還請自行閱讀原文。如有語意不順之處,也歡迎提出更正。

※ ※ ※ ※ ※ ※ ※ ※ ※ ※

【半路心得】

現今如 Unity、Unreal 等知名遊戲引擎,皆已開放免費使用。Unity 幾已佔據遊戲業界半片天,學校也從其它引擎工具全面轉向 Unity,「做遊戲」這件事,已經從黑暗密室裡的神秘難懂的煉金學,逐漸轉變為一門和善可親的工藝學。即使你不懂艱澀的 C 語言、不解電腦圖學基礎,仍有機會製作出優秀的遊戲作品。

從 2015 年開始,「做遊戲」這件事的難度只會越來越低。技術的門檻降低了,想進入遊戲業的人,再也不能以「我沒有遊戲作品」做為藉口。相對地,想要做出受人矚目的遊戲肯定越來越困難。更基礎的是,要作出所謂的「好遊戲」,難度從來沒有變低過。

有些人或許不願意承認,但目前遊戲市場的困境,並不是一句「可被探索性壞掉了」就能輕易歸咎。真正的現況是:遊戲的供給量,已經遠大於每個人能夠分配在「遊戲」這件事上的時間了。只要看看你的 Steam 帳號或手機中,有多少已下載卻從沒啟動過的遊戲就知道了。

在「創作內容」已泛濫成汪洋一片的情形下,對於獨立或微型遊戲開發者來說,沒有自我個性、沒有遊戲性根基的遊戲,等同於才剛成案就已經被宣判死刑的作品。

如果你認為在遊戲公司無法做自己想做的遊戲,只要跳出公司體制,找個三、五好友組個所謂的「獨立團隊」,就能真正專注在做遊戲上的話,你就像是從前的我一樣天真爛漫。

除了發揮自己的專業,如美術設計、企劃設計與程式設計以外,做遊戲並且「可仰賴做遊戲維生」,需要領導者與團隊成員付出更多的心力,在其他與做遊戲無關的「無聊事務」上。例如,不斷推廣自家遊戲、定期撰寫部落格文章、製作宣傳素材、發表未完成的進度,從各種管道獲得早期回饋等等,全都是吃力不討好,甚至用心做了也不一定會有成效的事情。

過往幾次的遊戲開發經驗裡,難免遇到「我只想做好我想做的事情」的人,而不願去接觸或把寶貴時間花費在其他事物,如營運、行銷與宣傳等等。如果你也是如此的話,其實你並不適合離開公司體制。事實上,反而是在公司體制內,有其他同事幫你做了那些你認為無趣的事,才能讓你專心致力去做你想做的事。

所謂的創業,很多時候你必須去做那些「不那麼有趣但很重要」的事情。然後你會發現,你原本想投注時間去做的「有趣之事」,卻一點一滴被「無聊的事」所耗費的時間瓜分掉。到最後,所剩無幾的時間,才是用來獎勵你「讓你做想做的事」的時間。

或許你以為所謂的創業與獨立製作,可以讓你獲得寶貴的創意自由、時間自由、財務自由與其他更多的自由;但事實上,你得先有肩膀承接更巨大、更沉重的責任才行。

從離開公司、組織團隊,到成立自己的微型公司為止,在風雨飄搖中,我拼了命在做那些我原先根本不擅長的事情:認識新朋友、演講分享、參加展覽、募集資金、鼓舞士氣、為團隊成員分憂、化解衝突、說服他人、找出存活之道等等。

如果我專心做著程式設計師的工作,我自詡自己的能力可算得上是 A 級工程師(之上還有 A+ 與 S 級等等)。但現在,我身為公司負責人、專案製作人與團隊領導者,我必須義不容辭去做我最愛的程式設計以外的事情。所以即使我現在有一半的工作時間不是在寫程式上,而是身兼 B 級工程師、C 級製作人和 D 級遊戲設計師之職,我仍甘之如飴。

讓團隊存活下去,使團隊夥伴能安心做事,為他們排除路上的重重阻礙,是我不計代價都要達成的使命。一位 A 咖工程師,可使遊戲技術力表現卓越;但一位真正的領導者,不會只在乎自己的成果是否出類拔萃。

做個獨善其身的 A 咖,還是當個為團隊上靈氣光環的 B+C+D 咖,你怎麼選?

GoblinSays

老哥的部落日常:https://www.facebook.com/GoblinSay

6 Replies to “【翻譯&心得】硬地必須學會愛上行銷”

  1. @Chi Meng Ng:
    文章上半是翻譯,下半是我的個人心得。

    「老哥的部落日常」,就是一個老頭哥布林的日常碎碎念,偶爾會有遊戲情報,不時會有遊戲相關資訊,全看老哥的心情(?)

  2. 半路,您好
    不論貴司經過多少苦難,看到猴子靈藥能走到這裏,為貴司感到高興。想請教的是,從您的實績來看,獨立遊戲創業者是有辦法在台灣立足的,您認為這句話對嗎?需要有那些基本條件才能成立?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