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叛逃》五年後:原始書稿開放下載

有位女孩曾對我說:「你的眼睛裡看得見星星,一閃一閃在發光。」她的意思我再明白不過,「你真的很愛遊戲呢。」

如今,望向鏡中的自己:「我依然是五年前的模樣嗎?」

許多朋友問:「為何你的暱稱叫做『半路』?」

我的本名難記,一般人看過後很快就會忘記,而「半路」不僅是個易於記憶的別名,更十分吻合我的人生態度。關於人生,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生命的起點,何時誕生、生在何處或者身處什麼樣的家庭之中;向前推移,我們甚至無法決定自己生命的終點,不僅擔心年老時身旁沒有人陪伴,更害怕病痛的折磨以及面對死亡時的恐懼。

既然起點非我所選,終點人人皆同,那麼我們身為人類的意義,便存在於過程——這趟旅程的「半路上」。我始終相信,自己一直都在「半路上」,無論是人生、青春、創業或遊戲開發,皆然如此。

倘若哪天,你在人生的半路上遇見了我,請收起恭維與客套的話語,只需上前打聲招呼:「半路好!」那麼我便會知曉,我們同是這條漫漫長路上的旅行同伴。

把書重讀一遍,如此青春洋溢、情感豐沛的文筆,我想大概只有五年前的那位半路才寫得出來了。

五年前,因為電腦玩物作者 Esor Huang 賞識,所以有了這本書的誕生。

五年間,我把大部分的心力都用在做遊戲上,撰寫文章的次數與時間大幅減少。

五年後,猴子靈藥的來客越來越少,像是蜘蛛網滿佈的閣樓,昔日光彩隨著光陰遞移而逐漸淡去。

妙不可言的是,五年後重新閱讀這本書,書裡某些字句,竟如同預言般,一一應驗;某些篇章,亦等同自業般,皆所自得。閱讀過程中,數度令我難以置信《半路叛逃》的作者,竟與我同名同姓。

 

「當初為何寫這本書?」

因為我希望成為一個可以幫助人的人。我很慶幸寫了這本書。

「現在為何免費分享這本書?」

因為實體書已絕版,想買都買不到。(欸)

我一直都想要做這件事。

因為我相信仍有人能從書中內容獲得幫助。即便僅做為台灣遊戲業的其中一項考古資料,理由應該也很充分了。

《半路叛逃》原始書稿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0B3i-VF8OA1NXVXFMMjh0cklzZ0k?usp=sharing

 

關於這份原始書稿的使用,我只有一個請求:「除特殊需求外,請不要使用紙張將它列印出來。」

如果狀況允許的話,我期望每一位讀者都能在 Google Drive 線上閱讀。

使用 Google Drive 共享文件,有個很有意思的點,就是你會即時看見每一位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人––匿名山貓、匿名羚羊、匿名鬣蜥、匿名狐猴、匿名獸人與匿名哥布林等等等。

「這些人是誰?」

「他和我閱讀著同一篇文章,不知道有什麼樣的感想?」

「如果遇見他的話……」

就像是在《Journey》中一期一會的夥伴,我們如浮光掠影般交會,然後分離,各自前往下一段旅行。充滿遊戲人的詩意,不是嗎?

 

下次碰到我時,請告訴我,你是否看見了星星? : )

14 Replies to “《半路叛逃》五年後:原始書稿開放下載”

  1. 你好,我把全書看完了,我說的是實體書,買了很久最近才有空拿來看
    看的過程我一直有個問題:我早知最終幾隻遊戲都不能回本了,那麼這本感想真的對製作(想回本的)遊戲有用嗎?
    同時也一直在思考為甚麼憑這本書說的製作方法會賺不了錢,明明看來整個團隊的製作能力都不錯
    (雖然事實上應該是絕大部份的獨立遊戲都回不到本)

    看完整本書後我發現了一個重要問題,就是你從未有形容過自己的遊戲很好玩,好獨特,好吸引,好上癮,自己都忍不住讚,一定會大賣之類,只發達了完成度很高(mango版都有、又配樂又有專業美術等)

    我懷疑這就是失敗原因,你的遊戲製作得很好,但設計並不怎樣(所以才有人想買你們的人才而不是作品)
    其實會不會是遊戲不算很好玩,而且你也這樣覺得?

  2. Hocti Ho 你好,

    感謝你對本書的支持,試回答你的問題如下:

    我可以這樣說,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我們雖然沒有做到所謂的「大賺」或「回本」,但至少取得了持續發展的「籌碼」。

    回到你的問題:「這本書對於製作想回本的遊戲有用嗎?」

    我認為,是的,有用處。但任何人都無法複製當時的時空背景。甚至如果你嘗試複製書中的某些方式與做法,反倒可能會招致負面結果。

    我做的遊戲好玩嗎?是的。不論別人怎麼認為,至少在我的心中,我沒有辜負過我參與開發的幾款遊戲作品。《邦妮的早午餐》、《邦妮早午餐2》、《勾玉忍者》,都是我和我的夥伴真心覺得好玩的遊戲。

    個性使然,我不喜對他人誇耀自己的成果,反而比較期待別人主動發現我有多厲害(傲嬌?)。更何況這是一本書,自己撰寫的書,我更無法在書中寫「我做得超屌」。所以比起自我主觀意識下的評價,我寫得更多的是來自玩家與粉絲對我們的評價。

    關於設計面與製作面,很坦然地說,以書中的幾個遊戲案來說,我們的製作水準還不夠好。但製作水準是否能歸咎為失敗原因?我認為,它只佔了其中的一個部分。那好不好玩是否能歸咎為失敗原因?我認為,很多時候它都不能。

    這本書不是成功名人傳記,你不會看到一個典型成功者的勵志故事。最後的結局,並沒有苦盡甘來,也沒有皆大歡喜。成功嗎?談不上。失敗嗎?或許吧。

    而這不就是有起有落的真實人生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