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賭博,我的拼搏:掀開投資者的底牌

圖片來源:casinopokerbetting.org

除了與台灣微軟及遠傳電信兩次跨平台的合作經驗之外,在《邦妮的早午餐》iOS版取得初步的成績後,我們稍微算是在台灣遊戲APP界闖出了一點名號,隨之而來的就是許多公司企業與創投業者的對我們團隊未來發展的興趣。

與台灣大多數專注於硬派遊戲類型的開發團隊不同,我們的優勢在於一開始就鎖定了「女性玩家」這個相較於「男性玩家」來說較屬於利基性市場的目標族群。因為與眾不同的遊戲題材與發展方向,得以替我們招來許多合作對象與創投業者們的目光。

外包與併購

不論是樂風或我,我們最常收到詢問就是:「是否接受外包案件的委託?」除了許多不同產業的中小型企業與組織的洽詢以外,我們甚至也意外地收到台灣大型遊戲公司的詢問,希望能以我們既有的遊戲玩法,結合他們擁有的遊戲品牌與角色,代工製作一款新的遊戲APP作品。

樂風與我打從一開始合作時,就確立雙方絕不以「外包」業務為我們的發展目標。對樂風的伙伴們來說,他們亟欲擺脫只能接受外包委託案的工作業務,並期望朝著自行研發產品、打造自有遊戲品牌的方向前進;對我而言,承接外包委託案完全背離我當初離開遊戲公司的本意,所以同樣是一條不可通行的道路。

而關於「併購」這回事,原先以為這是只有在網路產業或其他國家才會發生的事情,所以在第一次被洽詢併購的可能性時,我們完全沒料想到竟然能受到如此青睞,雖然令我們倍感榮幸與驕傲,但也覺得這一切似乎來得太快了。

幾位西裝筆挺的大人物們,代表某間巨型遊戲商的亞太總部前來登門拜訪,並期望能洽談併購我們這個微型團隊的可行性。在兩個小時的交談過程中,他們對我們的遊戲內容隻字不提。即使他們授命前來商談併購,自己也擁有iPhone,但很明顯他們並沒有親自玩過《邦妮的早午餐》。

由於總公司目前正積極尋找優秀的台灣遊戲開發團隊,而他們恰巧在電視媒體上看見關於《邦妮的早午餐》的報導,因此才找上了我們。他們的口中,不停高談闊論著公司股權結構、遊戲市場走向,以及預計今年度可達到多少利潤之類的話語。

原來如此,他們是為了談生意而來的人,不是因為喜愛我們的遊戲,或認可我們的能力而上門,更不是為了「做出超好玩遊戲」進入遊戲產業的那種人。我很清楚,每個人都有自己做人處事的初衷與目標,生意歸生意、商務歸商務,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與我們合不來,因為雙方對於遊戲的理念截然不同。

投資或併購我們的微型遊戲開發團隊?我們自知我們目前創造的價值太小,不值得成為被投資的對象。賣掉公司從創業者變回員工的身份?以現在的情勢來說,這選項並不合理也不合適。成為巨型遊戲商旗下的工作室?很抱歉,這不是我們做遊戲的初衷。

圖片來源:pressthebuttons.com

那些創投教我們的事

所謂「創投」,意即為「創業投資」的縮寫,在中國則被稱為「風險投資」。在《邦妮的早午餐》上市幾個月後,開始有數間創投業者主動與我們取得聯繫。我們從來沒有主動尋求被投資的機會,在意外接獲創投業者的聯繫後,便抱著結交不同產業朋友的心態與他們見面聊天。

以我們接觸過的例子來說,大多數負責尋找投資標的的創投業者,仍以男性為主。對於我們鎖定女性族群為主要客群的遊戲來說,他們全然無法瞭解遊戲的樂趣何在,甚至大多數人完全沒有玩過我們的遊戲。有些創投說:「對我們來說,重視的是團隊而非產品。」但他們僅憑著旁人的說法,而非親身嘗試過遊戲體驗,就急著前來探詢我們的想法。僅有少數幾位女性業者,真正親身玩過我們的遊戲,並且給予很高的評價與肯定。

他們問:「你們覺得自己成功的原因為何?」我們自認談不上「成功」兩字,但隱藏在這個問題的背後,他們真正關心的命題事實上是:你們是否已經抓住了成功的訣竅?你們能否複製這次的成功經驗?抑或你們的成果不過是僥倖得來而已?

「可複製性」是許多創投業者不說出口卻非常看重的特質。他們渴望投資的標的物不是為了「創造理念」而生的對象,而是能夠「創造價值」並可複製成功經驗的「印鈔工廠」。如果你可保證你的遊戲未來將於iOS、Android、Facebook與各平台上發行,並全力擴充遊戲產品的產線,同時製作數款遊戲作品,維持獲利模式且不斷向上成長,那麼你必定成為創投業者們熱烈追求的夢中女神。但是,如此一來也可能違背你所追求的遊戲之道。

簡單來說,他們希望絕大部分的風險與不確定性已被創業者消除弭平,而成功之路上的先決條件亦已準備就緒,現在唯一缺少的東風——非「錢」莫屬。那便是他們的上場時刻了。假設一款遊戲專案投入新台幣100萬預算,最終獲得150萬收入,那麼對於創投來說,最低限度的理想狀態就是投入1000萬,最終至少可回收1500萬的金額。

在每位創投業者的手上,至少握有新台幣數千萬,甚至數億之多的投資基金,這些基金的來源有些來自於台灣政府的四大基金,有些源於創投自有的私募資金,有些則來自於國外的投資組織。但對於創投來說,不論背後的資金來源為何,他們的最終目的只有兩者:

  1. 私下賣掉你。
  2. 公開賣掉你。

所謂的「私下賣掉你」,是指他們期望在投入資金與創業團隊一同「上車」後,手上握有的被投資公司股權,能夠在三至五年內向上翻倍,然後他們便可轉手將股份售出並「下車」獲利。而「公開賣掉你」的選項,意指若團隊幹得有聲有色,能在幾年內達到在股票市場上市的規模,他們手中的股權價值通常可以向上翻升數倍甚至數十倍之多,自然是投資者最樂見的一樁美事。

圖片來源:blogs.thenews.com.pk

投資與被投資的兩難困局

在離開公司,成為獨立遊戲開發者前,曾經我以為「錢」可以幫助我解決眼前的一切困難與阻礙。然而在我投入兩年青春獻身於遊戲APP獨立開發之路後,我才深刻體悟到「錢」這玩意兒只能讓我過著好一點的日常生活,但它無法幫助我克服這條路上的種種荊棘險阻。

即使一開始便擁有新台幣五百萬的資金,全部投注在我的遊戲專案上,雇用許多能力高強的開發者,砸下大筆行銷宣傳預算,但同樣無法保證能夠產出優秀的遊戲作品。即使研發出數十種遊戲模式,製作出數百個遊戲關卡,或同時進行五款遊戲專案的開發,也無法提升遊戲作品的成功機率。規模優勢,在遊戲產業,或至少在遊戲APP的領域中,並不見得管用。

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在沒有資金投入且資源非常有限的情勢下,無法做出成績理想的好遊戲的話,那麼即便給予我再多的資金、再優秀的人才、再充裕的時間,我也同樣無法有所成就。許多創業者總以為成功或失敗,「錢」是其中最關鍵的因素,但金錢的地位,真的沒有如此舉足輕重。這是許多人不願相信的現實,卻是再真實不過的道理。

在幾次與創投的來回周旋的過程中,除了發現他們對於APP領域仍處於摸索試探階段,無法理解為何如此微不足道的數位產品能有機會創造出龐大的價值以外,另一項更實際的困難點則在於如何平衡「投資金額」與「公司股權」這座金錢利益的天秤。

以一間資本額為200萬的小公司為例,若創投希望投入20萬以取得10%的公司股權,雖然這數目對他們來說如同九牛一毛,但我相信沒有任何公司負責人會願意接受這項條件,為了20萬資金而讓出10%公司股權。然而若站在小公司的角度,要求創投投入100萬資金,卻只讓創投佔得10%股份,同樣也是全然不可行的條件。

對於創投來說,雖然看見了幾個頗有潛力的小型團隊,但他們心裡也害怕在光鮮亮麗的表象褪去之後,我們這些小傢伙不過是「一片歌手」罷了。就像螢光幕前的許多偶像歌手一樣,雖然出道時的首發作品獲得還不錯的成績,但卻沒有辦法持續成功的模式,很快地失去鎂光燈的關愛,淪為「只紅一次」的過氣歌手。

此外,我們團隊經常面對的質疑就是:我並非「樂風創意視覺」的公司成員,而樂風公司內也沒有任何一位程式設計師的成員。多數創投只投資有正式立案的公司行號,而不會投資「個人工作室」或像我們一樣橫跨幾位不同程式設計者的團隊。在他們的眼裡,我們團隊的組成模式並不符合投資的先決條件。

創投業者們的思維,正由過去投資那些資本密集化的傳統產業與高科技產業,緩慢地轉移適應這個嶄新的「移動平台世代」。若我們只願墨守成規,沿襲過往流傳下來的做事規則與態度,無法因時制宜、因地變通的話,我們勢必雙雙卡死在原地無法動彈,像是在橋樑上互不相讓的黑羊與白羊般,最終雙雙墜落溪谷深處。

新的時代,新的戰場,我們需要新的思維與新的勇氣。

是否有可能在不考慮公司股權分配的情形下,以個別「遊戲專案」為投資標的?開發團隊與創投業者,雙方各投入一定比例的開發資金,在遊戲上市後共同分配遊戲利潤及後續的衍生權利。若採用類似好萊塢電影工業般的「專案制」,是否能夠開創另一條雙方共榮互利的嶄新投資模式?

從2012年開始,我們逐漸感受到創投業者們更願意放低姿態,甚至大方說出自己期望的方向與投資條件,也更有意願嘗試投資早期及種子時期的團隊。身處在這波APP浪潮中,對於具有產品研發能力的遊戲團隊來說,是個非常稀有寶貴的絕佳時機點。

我衷心希望這股投資的風氣能夠繼續成長茁壯,化為帶動微型APP創業的春風助力,使台灣在這個不需要龐大資本設備的APP經濟中,也能在世界舞台上佔有一席之地。

圖片來源:afreshchapter.com

你的賭博,我的拼搏

在這段魔幻寫實般的冒險旅程裡,種種經歷中真正烙印在我的腦海內,使我難以忘懷的是某位創投業朋友不經意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投資遊戲APP,就像在賭博一樣。」當下我只是微微點了頭,沒有應答些什麼,但這句話卻纏繞在我的心頭上久久不散。

身為遊戲開發者,你的APP,不論你自認有多麼驚人或者多麼美麗,對投資者來說不過是「百萬APP海」中的其中一個小小APP,如何教人相信是你的APP會突圍而出,又如何說服別人你的遊戲將會成為下一款「憤怒鳥」,而你的團隊就是那個成功以小搏大的「金雞母」?

對投資者而言,決定投資與否,可能只是幾個數字的計算與幾張合約的簽訂。大多數時候,難以預測賭注的勝算究竟有多少,但他們也不見得真正在意這場賭注的輸贏,因為賭本不是自己銀行帳戶裡的錢,而且我們不過是他們手中數十、數百場賭注中的其中一場罷了。

但對於我,以及我所有共事過的伙伴來說,我們每日身處漩渦之中,拿著自己的人生與青春貫注其中,最終孕育出來的遊戲作品,不論是成功或失敗,都是一場操之在己的拼搏。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情做到最好,餘下的就交給上天來決定。即使最終失敗了,我們不會說自己是因為「運氣不佳」而失敗。我很清楚,運氣的因素永遠存在,但也永遠不該拿來做為成敗的藉口。

從前沒有錢的時候,總以為天底下最困難也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取得足夠的金錢,才能讓我去做我想完成的事情。直到現在,雖然我同樣沒有錢也沒有成功,但我開始懂得,原來天底下最困難也最重要的事,是如何「不去拿錢」。

想要拿到錢,最好的目標就是你的客戶,你的遊戲作品的玩家。

以前曾聽過一句話,精確的用詞我已不記得,大致上的原意是:「若想考驗一個人的品德,最好的時機是在他處於危難或身邊充滿誘惑時。」現在我終於能夠明白,當世事太平時,人人都可以是道德標準高尚的正人君子;但當你我身陷混亂世局時,當有人將真金白銀雙手奉上時,你如何能拒絕眼前的種種誘惑?

身為走在創業之路上的勇者們,我們必須透徹體認天底下沒有不用代價的早午餐。眼前的這些金錢與利益,並不會平白無故奉上而不要求任何回報。在收下他人的錢之前,你必須做好連本帶利歸還的心理準備。度過相安無事的初期後,從某天開始,這筆恩賜可能會變成你的人生與事業中最沈重的壓力來源。

於是,耗費許多寶貴的時間與精力,走過這一趟充滿金錢誘惑的冒險旅程後,最終我們仍沒有接受任何天使投資人或創投業者的投資合約。

20 Replies to “你的賭博,我的拼搏:掀開投資者的底牌”

  1. Hi
    看完頗有感觸,特別是這句 “從某天開始,這筆恩賜可能會變成你的人生與事業中最沈重的壓力來源。”
    個人上一次的創業失敗主因之一正是如此 orz

    相當真誠的好文章 :)

  2. 從以前到現在,投資都是這樣。

    如果投資者不要求回報,那就是捐獻,不叫投資了。
    如果被投資者只願給出錢者利息錢,那就叫借錢,也不叫投資。

    你錢不夠,為什麼不直接找銀行借錢?

    因為銀行的錢,你一定還,他不會幫你分擔你開發失敗的風險。
    當你經營或財務管理方向錯誤時,銀行不會幫你看問題出在哪,他只要你每月定期還本利錢。
    無可否認,”關係” 對你做的事情有一定的重要性,可是銀行不會幫你拉關係,牽線。

    所以當你拿創投的錢時,不能單純從錢的角度上看此事,上面我提到的這些,都是考量因素。

    當然,天底下沒有不沒白吃的的午餐這句話,更是亙久不變的道理。
    這道理大家也都懂,可是到你身上時,往往看不開的就是自己。

    – Sam

  3. 謝謝半路兄的好文分享!

    謝謝Sam Lu大大的回覆~
    找親友借錢?找銀行借錢?找創投投資?或是去挖政府補助的錢…
    我想這就是所有創業家們自己要去做的重大決定了!
    ;)

  4. > 以前曾聽過一句話,精確的用詞我已不記得,大致上的原意是:「若想考驗一個人的品德,最好的時機是在他處於危難或身邊充滿誘惑時。」

    或許是這句?

    Nearly all men can stand adversity, but if you want to test a man’s character, give him power. — Abraham Lincoln

  5. 今天你說的所有事情,我在APP遊戲創業的兩年裡也都經歷過。數也數不完的外包案子,好幾家創投邀約拜訪,大公司的合作開發。我也都深深的走過。真是感同身受到一個極點。最後我也都回絕了。
    如果今天只是為了賺ㄧ點零花錢去外包幫別人作遊戲,或是草率的做出一個品質低落。感動不了自己的遊戲。那我們辛辛苦苦創業的意義何在?
    錢真的不是萬能的。最重要的還是人。特別是有強大堅持,絕對要做出最好的遊戲而願意犧牲一切的態度。
    態度勝過ㄧ切專業!這種人才是最難能可貴的資產!

  6. 找金主投資…這個問題在我心中…迴繞了很多年…

    始終的答案都是…既然出來闖蕩,我就不想做一個高級員工…

    半路的親身經歷和選擇…可以讓我更清楚的看清這個問題 :D

  7. @勇者大人:
    找金主投資,未必會讓你成為高級員工,也有可能變成老闆唷!

    ……至少在錢用光之前是這樣的。 XD

  8. 在台灣要找創投金主,請認知一個事情,大部分都是用硬體的思維去幹軟體的事情

    這樣對於台灣軟體產業而言一個很傷的事情,所以如果是軟體公司,在國外募資會比

    在台灣好,且台灣許多還不錯的軟體公司最後投資拿錢都是國外創投,

    1.錢重不要?他不是不重要,但是對於一個新創團隊而已,取得資源會比你拿到錢更重要

    如何在這個市場生存下去因該是首要目標,再來談談自己的東西吧,

    錢只是維持基本開銷生活而已,因為如此你發現一點,就是長期目標與短期目標相互衝突矛盾

    短期目標你要生存,長期目標你想做自己的東西,

    再來看看這些公司 地圖日記 賞金獵人 icook shopping99 看看這些在成功之前都幹了什麼

    你都沒法生存了 說再多的夢想都是屁

    2.新創團隊不該找創投,抱歉這樣說很直接,但是這是事實,或者說可以有認識互相都要有聯絡

    但是不要花太多的心思在他們身上,讓費的時間,你不如多去想想怎麼替公司找尋出路吧,或者多寫幾行code也爽

  9. @方芳芳:
    沒錯,存活下去,是新創團隊的首要目標,也是理想與現實之間最大的衝突點。回到這篇文章的結論,我們不能仰賴政府或投資者的恩賜,必須憑藉自己的力量闖出一條新的生路。

  10. 投资者就是要榨干被投资者的。
    我非常同意你的说法,投资者应该去关注那些新的创业团队,而不是投资那些能做产品的团队,让他们复制成功。我想复制成功的几率也不比投资新的创业团队大很多。

    对于你们的团队,希望能继续坚持自己走下去,一直关注着你们的成长。
    谢谢你的文章,让我又回到了正轨,最近几天还想接一些外包,因为现在的App实在是难做,还是不想太多了,专心做游戏。自己想办法推广。

  11. @rock:
    App行業正火,外頭會有很多紛紛擾擾的聲音,得先搞清楚自己想追求的事物為何。

    接外包是可以考慮的一條路。雖然必定會犧牲許多做自己的遊戲的時間,但還是得先能生存下去,再來談更高遠的理想吧。

  12. @半路
    对,先生存下去,才能往前走。
    游戏开发的分支太多,特别是目前平台也太多,一开始是冲着App行业,和想做自己的游戏才起步的。但做久了发现,App行业也不想自己想的那样,做自己的游戏也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或者像你说的没有真正搞清楚自己追求的事物,就很难在游戏开发中有好的起步,也没有在漫长的游戏开发中的动力,很容易失落,迷失方向。
    现在自己已经了解到,游戏开发的路很长,不是投入了就会有好的回报,而是要慢慢明确自己追求的东西,才能走上正轨。

  13. 原來如此,他們是為了談生意而來的人,不是因為喜愛我們的遊戲,或認可我們的能力而上門,更不是為了「做出超好玩遊戲」進入遊戲產業的那種人

    關於這些外商的想法… 我覺得或許要待過外商會比較了解他們的文化

    基本上 對所有公司都一樣 營運狀況是商業機密 對外商當然也一樣

    今天他們出來把他們的營運狀況跟你講 對他們來講 就是跟你合作的開始 因為他們在沒有預設前提的情況下就把自己商業機密跟陌生人講

    相信我 我在一家三千人規模的外商 CEO 來我們公司 直接講我們這一年的營運狀況 COO 更是每季更新每個季的營運狀況

    為什麼只談錢? 因為大家一起工作就是要賺錢 如果像很多本土廠商 弄了老半天精神喊話 到最後公司營運狀況卻是個機密 哪天工程師要被裁員了都不知道… 員工不知為誰而戰 為何而戰…

    而且我覺得你今天身為經營者 重點就是要搞清楚 “我的公司值多少錢”

    他們今天直接跟你講營運狀況 就是希望你開個價 這樣大家才能開始談 “你的公司值多少錢”

    相信我 只要開始談錢 他們就會把你的遊戲研究個透… 然後會給你很多 feedback… 認真挑剔你遊戲做不好的地方…

    如果你開始跟他們談多少錢的事情 最後不一定需要成交 可是你可以在這個商業過程學到很多…

  14. @Henrik Lin:
    謝謝你提供另一種角度的不同看法。

    我們的確在商業面向上仍有許多不懂以及還在摸索的地方,也確實認為自己創造出來的價值太低,所以不值得花費太多精神心力在公司估值與商業談判上,浪費彼此寶貴的工作時間。在深思熟慮後,我們確定「被併購」並不是我們希望達成的目標,把遊戲做好才是我們的第一目標。

  15. 謝謝,看你的書,有種說不出的真實與充實,像是跟著你們旅行。雖然我無法真正理解這個過程的艱苦,但仍因能體驗你們一部分認真的生活而感到喜悅。

  16. @ronald:
    每次看到讀者所寫下的讀後心得,心頭上就會有一種「啊,原來他是這麼想的呢」或是「原來我的書真的對某人產生正面影響」的感覺,很奇妙也很充實。

    謝謝你的迴響。 :)

Leave a Reply